猫女与蝙蝠女

猫女与蝙蝠女

发信人: 马王标 题: 猫女与蝙蝠女发信站: 凹凸俱乐部 (Sat Feb 21 01:17:11 1998)HTML格式: SEXSCAPE 编辑


芭芭拉走进房门后顺手锁上了门,她刚从她父亲的家里回来,这是一个惯例,她每个星期五晚上,都会回家陪她父亲吃晚饭,这个习惯从她上大学后就开始了,这也是她们父女俩唯一见面的机会,她自己有工作,而她的父亲是高谭市的警察局长,所以她们平常忙得没有太多的时间见面。

就是这样,她花了许多时间在她的“兼差工作上”,事实上,她今天晚上就要出去工作。

在吃晚餐的时候,她的父亲还问她吃过饭后要做什么,她告诉她父亲她要去健身,她的父亲以为她只是去上有氧舞蹈课。

芭芭拉走进卧房把衣服脱了,走进浴室淋浴,她要确定她已经把身上的香水味都洗干净了,因为这个香水味会影响她的第二份工作。

她用浴巾经经地擦着她丰满的乳房,就像男人们摸着她的乳房一样,那些男人没有贵贱之分, 那些男人在晚上走进她的生命之中。

每天晚上她的性欲总是在此时点燃,她机械式地擦干净身体,进行其它的准备。

洗过澡擦干身子后,她走进卧室,打开衣橱取出一个衣箱,然后一丝不挂地走向化妆台,拿出钥匙打开衣箱,然后从衣箱内取出一件紧身衣,这是一件全新的紧身衣,她仔细地检查这件衣服,脸上的神情十分得意。

接着她拿出一套内衣裤,很快地穿上,然后穿上紧身衣,又戴上腰带,在大镜子前仔细端详自己,现在的她不是芭芭拉,而是蝙蝠女!


今晚相当闷热,高谭市在到夏天热浪的昽罩下,蝙蝠女由防火梯爬上顶楼,在这个地方,她可以看到博物馆的后面,由经验得知,这是一个很容易受到歹徒觊觎的地方,于是她躲在暗影之中,她在等待…

几个小时后,她发现对街有动作,这是行动的时候了。

她安静无声地往博物馆移去,没有任何人发现她经过自己的背后。

芭芭拉白天在报纸上看到博物馆珠宝展的消息,她知道这会是歹徒们的对象。

蝙蝠女发现一扇打开的窗子,她轻身翻了进去, 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也躲过了保全系统的侦测,一路往前走。

她发现自己是在更衣室,她认定歹徒们也会从这里离开,所以她可以在这里等他们出来,但这个房间也没有足够的空间可供战斗,她轻轻打开了门,整个大厅空无一人,她正纳闷警卫跑去哪里了。

蝙蝠女走进大厅,这是个典型的博物馆,很大而且很暗,蝙蝠女喜欢这个环境,这样可以让她躲在阴影中行动,不被敌人发现。珠宝是在二楼的展示室展出,她决定躲在楼梯边等着,她才刚躲在楼梯下方,她就听到右边有一些经微的声音。

她不经思索地准备战斗,她又听到了那个声音,非常地近!她决定先发制人,往发出声音的方向一脚去,踢到一样东西。

由她的经验告诉她,她踢到的不是一个人,她过去仔细一看,有一只猫躺在地上,已经没有呼吸了,猫儿隆起的肚子看得出它已经怀孕了,这只猫代表猫女来了,她看了那只可怜的猫最后一眼…

接着她听到一声愤怒的尖叫,然后失去了知觉…


在一阵阵的剧痛下,她慢慢地回复了意识。

蝙蝠女想要动动她的头,但是后脑却传来剧痛,她知道她还活着,但是犯了大错误。

杀了那只猫是件错事,不过还好她还活着,蝙蝠女睁开眼,发现她昏过去没多久,还有博物馆里,她开始整理思绪,她以为猫女认为她死了,所以把她留在这里就走了。

她忍住痛抬起头看着四周,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和双脚是绑着的,两条手被分开吊起,而剧痛就是从她肩和腰传来的。

蝙蝠女确定自己不是在博物馆中了,这下更惨了,这里黑得让她看不到任何东西,不过幸好,她的面具还在,不过除了面具,她什么东西也没有。

她被吊了好一会儿,最后,一扇门打开,有一个人走了进来打开了灯,强光让她睁不开眼睛。

那个人在她面前开始说话。

“你杀了我的宝贝,你这个臭婊子。”

蝙蝠女虽然还睁不开眼睛,但是她记得这个声音,那是愤怒的猫女。

“那猫快生了,而你却毫无理由的杀了它!”

“我很抱歉,”蝙蝠女说道,她的嘴很干,舌头好像涨大了好几倍:“这是意外。”

她现在已经比较适应灯光了,她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猫女,猫女穿着合身的紧身衣,但是没戴面罩,她乌黑的长发垂在肩上。

蝙蝠女向四周张望,她发现这里是一座大仓库,而她的脚则是张得开开地绑着。

猫女愤怒地看着蝙蝠女,说了一句:“你杀了我的宝贝。”然后转过身去,蝙蝠女听到她在哭泣。

忽然猫女转过身来,泪水还留在她的脸上。

“你踢我的猫!”她疯狂地大叫,然后用力地往蝙蝠女双腿之间踢去。

一阵剧痛传来,蝙蝠女就在昏过去的同时,仿佛还听到猫女说:“你踢我的小猫,我就踢你的…。 ”(译注:英文中的小猫和女性私处是同一个字。)


当她第二次醒来时,蝙蝠女急得想小便,她从来没有这样子过,每一次她被高谭市的疯狂罪犯抓住时,总是很快地被蝙蝠侠救出来,要不然就是自己立刻逃出来,但是这次不一样了。

虽然猫女没有拿走她装工具的腰带,但是她的手被绑着,也根本没办法碰到腰带,而且蝙蝠侠也出远门了,连她的父亲也不知道这件事,没有人会来救她。

蝙蝠女再度张开眼,灯是开着的,猫女坐在离她面前十步远的一个箱子上,她看着蝙蝠女慢慢地醒来。

猫女没有说话,这两个女人不发一言地互相凝视着,几分钟后,蝙蝠女打破沉默。

“我真的很抱歉,我错了。”

猫女还是不说话,蝙蝠女看着她,猫女的个头很高,以她卅出头的年纪来说,她看起来很美,一头乌黑的长发披肩,这头美丽的长发平常是包在她的头罩之下,而且她的紧身衣非常合身,这“猫女装”配上柔软的鞋底和皮制的手套,指尖还戴着锐利剃刀制成的猫爪。

“你要对我干什么?”蝙蝠女问道

“我还没决定。”猫女说道

又过了一段时间,两个人都没有说话。

最后,蝙蝠女觉得受不了了,后脑的疼痛加剧,而且肩膀和手腕又绑得很痛,而且刚才被踢的下体还一直隐隐传来疼痛,她真的是受够了,而膀胱又涨得快要爆炸了。

猫女还是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。

“我真的想上厕所,你可以让我去吗?”

“你只是想逃走,”猫女说道:“在我想出惩罚你的方式之前,我不会解开你的。”

蝙蝠女生气了。

“你要我尿在地上吗?”她大叫道

“不,”猫女站起身来,平静地说:“我所养的宠物都会自己去小盒子里上厕所的。”她说完走出了房间。

小盒子,蝙蝠女想着,到底猫女在想什么?


评论需登录
爱漫岛 » 猫女与蝙蝠女

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

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